煤炭新闻 国际新闻 能源资讯煤炭价格 石油资讯 化工市场燃气资讯 钢材资讯 钢材价格新源行情 社会要闻 新疆新闻娱乐资讯 国内要闻 军事头条汽车中国 财经要闻 体育电竞全国钢材 电力新闻 黄金财经金市动态

煤炭资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社会要闻

穷男友打工不久给她买金戒指,得知钱来源她彻底崩溃

时间:2017-01-07 作者: 煤炭资源网
核心提示:01好些天,田晓悦都被这样一个梦缠绕:她踩着高高的水晶鞋,走在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中,四周是连绵不绝坚固透明的冰墙。而她置于这清冷无边的天地间,只是面无表情地走着,走着。忽然,巨大的冰墙竟有了裂缝,阳光一...

01

好些天,田晓悦都被这样一个梦缠绕:她踩着高高的水晶鞋,走在晶莹剔透的冰雪世界中,四周是连绵不绝坚固透明的冰墙。而她置于这清冷无边的天地间,只是面无表情地走着,走着。忽然,巨大的冰墙竟有了裂缝,阳光一抹,哗啦啦齐齐朝她倒了下来……

于是,她身子一抖,醒了。

黑暗中,她睁开早已干枯的双眼,恍惚了好一阵,才依稀听到窗外有窸窸窣窣的抖动,仔细又一辨认,估摸是风抽打窗沿边那块塑料布的声音。

那块塑料布本来应该是糊在窗框上,用来堵这寒冬腊月里的西北风。结果自梁勇走后,这块儿塑料布就被风扯了下来,田晓悦重新糊了好多次,都是徒劳无功,索性也就不管了。

今夜这块残缺不全的塑料布倒是应景儿,在呼啸的寒风中,与她一里一外哆嗦着。

田晓悦往被窝里缩了缩,两只胳膊用力抱紧自己。此刻无人可拥,唯有自己爱惜自己。

梁勇走了有大半个月了。这两周以来,田晓悦无数次地质问,自己到底是作了什么孽,竟到了这般田地?

02

一年前田晓悦还是个天真烂漫的女孩儿,那时的她大学刚毕业,性格大大咧咧,是典型的东北女汉子,对她来说,根本不知道愁为何物。

要说唯一让她觉得有点麻烦的就是,她的男友梁勇毕业想回老家发展,而她想留在北京。这让她很是为难。

他俩大学学的都是广告设计,按理说呆在大城市更合适些,机会也多。可是梁勇却铁了心地要回老家甘肃发展,美名其曰在辽阔的大西北一展身手。

“晓悦,你不是一直都想看看莫高窟吗?”梁勇刮刮她的鼻子,想要说服她,语气却更像是在求她,“感受那东方卢浮宫的美妙。”

田晓悦看着眼前笑得有些局促的梁勇,这个让她第一眼就陷进去的男子,终于,点了点头。

她爱他。她愿意为他做任何妥协。

田晓悦与梁勇的初次相遇是在大一的新生大会上。刚巧,他和她,坐在了一起。

嗯,刚刚巧,缘分就到了。

是不是所有的相遇都是这般美好?美好得有些俗套。

九月的阳光惬意得很,穿过学校礼堂的窗玻璃,不偏不倚落在梁勇的身上。田晓悦一抬眼,心里便是嘭的一声,像是角落的一朵花,忽地有了清风的抚慰,情不自禁地战栗起来。以至于梁勇不经意间的一个眼神掠过,她的眼眸便不由自主地对了上去。或许,这就叫怦然心动吧!

鬼使神差的,田晓悦对着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瘦高男生脱口而出:“我叫田晓悦,你叫什么?我们可以认识一下吗?”

梁勇愣了一下神,看着对面这个自称田晓悦的清秀姑娘,随即笑着点点头。真是个有趣的姑娘呢!

至此之后,田晓悦的女汉子名声在学校里就传开了。

03

后来有一次吃饭时,两人说起初次相遇的情景,梁勇边给田晓悦夹蘑菇炒肉里的肉片边笑她是花痴,盯着自己不放。

“谁花痴,谁花痴啊!”晓悦红着脸嚷嚷着,随即又把肉重新夹回到梁勇的碗里,“你也多吃点儿。”

梁勇却是趁她嚷嚷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肉喂到了她的嘴里,眼里还露出得意的神色,惹得晓悦哭笑不得。

她知道梁勇是不舍得吃,两人的家庭都不富裕,又都是懂事的孩子,不愿给家里添负担,尤其在北京这个地方,怎么敢大手大脚。

他俩每次在食堂打一个菜,里面就那么两块肉,推来让去的,有时不免心酸。但两人终归还是年轻,对于他们来说,年轻时吃苦是福,学习、兼职、恋爱,两人把每一天每一秒都过得充实,他们对未来有数不清的打算和憧憬。

“等毕业工作挣了钱,咱们就能每天要两个肉菜!不,要三个!”晓悦兴奋得眉飞色舞。

梁勇揽过她的肩膀,笑着捏捏她的胳膊,“是得多吃点,要不别人得说我虐待媳妇儿。以后生了孩子还得说爸爸虐待妈妈!”

到底还是女孩儿脸皮薄,晓悦羞得满面通红,看看周围没人注意,这才装作生气地瞪着梁勇,忿忿道:“谁是你媳妇儿啊?!”

“你啊!你愿意嫁给我吗?”梁勇忽地转身,眼睛亮亮地看着她,直把她看得低下头去,平日里女汉子的风范刹那间烟消云散。

“嗯,”田晓悦脸上的红晕烧到了耳垂,“我愿意。”

04

他俩感情好得令旁人羡慕,就没见两个人吵过架拌过嘴的,有啥事两人商商量量就解决了。两人恋爱期间唯一一次吵架就是关于毕业后去哪的问题。

其实两人早就决定毕业以后要扎根首都北京,拼出一番美好未来。晓悦实习时好不容易挤进了一所还算不错的广告公司,本想着一毕业就转正,在广告业打拼出一片自己的天地。没曾想梁勇忽地变卦了,铁了心要回老家!

“到底怎么回事?”晓悦在三番五次询问无果后,终于爆发了,“梁勇你必须给我一个理由!不说清楚我不会跟你去甘肃的!”

对面的梁勇却还是一言不发,只低着头,仿佛忽地老了十岁。

“到底怎么了?”晓悦一怒之下,扔了句“我们分手吧!”转身就走。

“晓悦!”梁勇急急抓住她的胳膊,“晓悦,对不起,我……我妈她生病了……”

田晓悦听到这里,停住脚步,回身听梁勇继续道:“晓悦,我舅上礼拜打过电话来,我妈她,她检查出急性肾炎。你知道的,我爸早不在了,我是我妈一个人拉扯大的,她不容易,她就是因为过度劳累才得了病,她就我一个人了……我……我不能扔下她不管……”

梁勇说到这里,看着晓悦,“我不该让你跟我回老家的,你应该留在北京施展你的才华,你值得更好的人来爱你。可是晓悦,我舍不得你。我这些天一直说服自己放开你,可是我舍不得你怎么办?”

田晓悦看着眼前眼眶通红,说话哽咽的梁勇,这还是那个阳光灿烂的男生吗?生活,真是能把人逼得面目不堪。

梁勇见她不说话,讪讪道:“晓悦,你不是一直都想看看莫高窟吗?”说着,装作轻松地刮刮她的鼻子,想要说服她,语气却更像是在求她,“感受那东方卢浮宫的美妙。”

田晓悦看着眼前笑得有些局促的梁勇,这个让她第一眼就陷进去的男子,终于,点了点头。

她爱他。她愿意为他做任何妥协。

05

晓悦是点头了,可是不代表晓悦爸妈同意他俩在一起,尤其是宝贝女儿要跟着梁勇到千里之外的穷乡僻壤。

“你说他家要是在兰州市里,家里有房有车,妈也就勉强同意了,至少你过去不受罪。顶多是离妈远些,妈和爸也就认了,想你了还能去看看你。”晓悦听见妈妈在电话那头强忍着哽咽,自己的心都快碎了,“晓悦,不是妈说你,你跟着他去了甘肃的那个小村子里,这辈子就难出头了!妈都是为了你好啊!”

“妈,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晓悦的眼泪忍不住地往外冒,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这一去,未来就是天差地别,可她怎么能,怎么能放下梁勇呢?“妈,我爱梁勇,我们在一起四年了,放不下了,妈,我离不开他……”

电话那头是良久的沉默,末了,晓悦妈叹了一口气,“晓悦,你要想好了,人生路走错一步,想回头也难了。”

“妈,对不起……”晓悦放下电话,再也忍不住,捂着被子嚎啕大哭起来。

06

田晓悦想过自己嫁给梁勇,肯定得过几年苦日子,不过她不怕,他俩有手有脚有头脑,打拼几年,美好的未来还是会和她招手的。

可是她跟着梁勇坐火车到了兰州,又倒客车到了县里,接着又步走了将近两小时,才到了他们村。晓悦想着,这和《人在囧途》里面的情节差不多了,不会有更糟的了吧?可她进了梁勇家才发现,更糟的在这里呢!

破落的院子里,一堵土墙大剌剌立在那儿,靠着墙的,是房子,虽然晓悦并不这么认为,但它确实是住人的房子。

梁勇紧了紧握她的手,牵着她进了屋。房间里半躺着一个女人,大夏天的竟裹着被子,梁勇喊了一声“妈!”就跑了过去,晓悦也跟着过去,问了一句:“阿姨好。”

梁勇的妈妈看到晓悦,惨白的脸上竟绽开了笑颜,“勇勇,这是晓悦吧?”

梁勇点了点头,他妈妈接着说道:“好,好,真好,这么好个媳妇儿,妈就是死也安心了。”

“妈,你说啥呢?你这个病又不是绝症,能治好,别死啊死的。”梁勇看着眼前这个老太太,这还是那个为他遮风挡雨的妈妈吗?

梁勇妈望着快要哭的梁勇,“妈没事,看妈这张嘴,你们一路上累了吧,快招呼晓悦坐下。”

晓悦点点头,挨着梁勇坐下来,梁勇妈抓着她的手乐得合不拢嘴,一个劲儿地喃喃道:“好,好……”

07

晓悦和梁勇的婚礼虽不风光倒也喜庆,自此晓悦算是在这里呆了下来。梁勇妈待她也好,虽然自己有病,但是家里的活儿能干就干,要不就让梁勇做,绝不让晓悦累着。

这样过了大半年,从夏末初秋,到寒冬腊月,转眼就开春了。三个人一块儿,过得也挺温馨,就是想着以后,日子难了点儿。梁勇想着不能一直在这儿住着啊,委屈了晓悦不说,等以后要是有了孩子,不能让他俩的孩子也受这委屈啊!

于是梁勇决定去兰州打工,“半年,最多半年,我就把你和妈接过去。”

晓悦拽着梁勇的衣角,有些不舍,嘴里却还是安慰道:“嗯,放心吧!妈就交给我照顾吧!”

话是这么说,可真做起来就难了。梁勇在的时候不显得,梁勇一走,晓悦才知道生活是有多苦。不说别的,光担水就让她吃不消,村里就一个水库,每天早起大伙儿排着队去接水,然后各自挑回来。第一次担水,晓悦走一路歇了四五回,还把两桶水洒了够一半。

婆婆劝说晓悦:“还是让我来吧!不能让你受这罪呀!”

晓悦却是怎么都不肯,自己答应了梁勇照顾好他的妈妈,怎么能连这点儿事都做不好呢?咬咬牙,这苦日子就该熬过去了。

这边晓悦艰辛度日,那边梁勇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没经验没门路,只凭着自己的那点儿知识和一股拼劲儿,想出头,难!当今这个社会从来不缺初出茅庐的大学生,满大街一抓一大把,比农民工都不值钱。

然而这个社会也是充满惊喜的,只要你有真才实学,踏实肯干,脑子不要太木讷,想要有自己的立足之地是完全有希望的。

可这得一定的时间。梁勇没那么多时间去证明自己,他需要快速挣钱养家,接晓悦和他妈过来。他需要的是马上成功。

好在天无绝人之路。梁勇到了兰州四处找工作,刚开始没定下工作时,他找一些零活干,什么发传单,端盘子,甚至是到工地和泥搬砖,他都没放弃过。奔波了有将近一个月,梁勇好歹是在一家KTV呆了下来。

其实刚开始他是想找家传媒公司做一些广告设计之类的,但没过两天他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干设计这一行,那得有名气,一个新手,还想有一定的工资,那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时他就在心里嘲讽自己,当初怎么就选了这么个专业?除了每年比别的专业多花几个学费,让他那生了病的母亲更辛苦些,还有什么?就因为所谓的兴趣爱好?还是因为年少时的那点梦想?此时此刻,梁勇才明白,梦想?梦想都不如眼前这碗白米饭实在!

梁勇能留在这家KTV,还是因为张经理见他这个孩子一个人来这里不容易,加上他不怕苦不怕累,脾气也好,对顾客从来都是客客气气的。

到后来,梁勇才知道张经理留下他的真正原因--长得帅。这也难怪,这个看脸的时代,颜值高太重要了!尤其还是KTV这么个娱乐场所,大家都是来放松的,一个帅气的服务员不仅养眼,连心情也跟着舒畅了呢。

而再深层次的原因,他是在后来的后来才知晓。

08

梁勇刚开始只负责在楼梯口迎接客人以及为客人领路,慢慢地,他能进包间帮客人点餐了。再后来,因为他态度好会说话唱,歌也不错,有客人点名让他热场子或者陪唱。

张经理见梁勇后生可畏,喜上眉梢,直接提拔他为领班,工资和奖金也是水涨船高。不到半年,他就在这家KTV稳稳地扎下了根。

起先梁勇还每隔半个月回次家看看妈和晓悦,给她们带些好吃的用的。记得第一个月发了工资,他高兴极了,给晓悦买回一枚金戒指。

她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起了茧的手指摩挲着那枚细细的戒指,嗔怪道:“你就瞎花钱吧,我们得攒钱呢,以后可不能这样啦!”

梁勇看着好些天没见的晓悦,一口亲了上去,“以后有钱了,还要给你买钻石戒指呢!”

可慢慢的,梁勇越来越忙,不仅忙得回不来,连电话也越来越少了。有时候她打过电话去,那头总是吵吵闹闹,没说几句,就急急挂了。晓悦想说什么,也没再说了。向来大大咧咧风风火火的她,变得越来越沉默,越来越敏感。

而梁勇妈的身体,也越来越差。晓悦本来想跟梁勇说,得尽快把他妈送到大医院住院治疗,不能再这么在家里耽搁着。可梁勇妈每次都是劝住她,再等等,再等等,等梁勇站稳了脚跟,别让他有太大压力。

这么一等就到了冬天。这个冬天,是晓悦有生以来觉得最冷的冬天,比她家乡黑龙江的冬天冷得多。

09

这天早上,晓悦醒来照例是先去看看婆婆,给梁勇妈倒杯热水。可这天,梁勇妈全身浮肿得厉害,整个人好像注了水似的,胀了一圈。

晓悦当下就决定带婆婆去医院,可梁勇妈说什么都不肯去,只说没事别白花钱。没办法,晓悦只得给梁勇打电话说了大体情况,梁勇说了声这就回去,就挂了电话。

等梁勇急急忙忙回来已经是半下午了,回来的时候,晓悦正在给婆婆按摩,可也无济于事。晓悦将梁勇拉到外边,悄悄说着:“得赶紧带妈去医院看啊,肾炎再耽搁久了,怕耽搁成尿毒症啊。”

梁勇脸上愁云密布,点了点头,“今天是来不及了,明天一早就带妈去医院。”

可这天晚上,晓悦却察觉到了自己这段时间为什么隐隐有些不安的原因。

三人吃过晚饭后,说了说第二天一早去医院的事就早早躺下了。

不知过了多久,旁边响起均匀的呼吸声,晓悦知道梁勇进入了沉睡。于是她悄悄摸索着起来,从梁勇的上衣兜里翻出了他的手机。换做以前,晓悦一定会对类似的行为嗤之以鼻,爱情里如果有一方不信任对方,那这段感情也就摇摇欲坠了。可如今,她却控制不住自己不去瞎想,她为自己感到悲哀。

而当她的手指触碰到手机时,她的眼泪就哗啦啦地往外涌,她再一次为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而感到悲戚。

收件箱里静静地躺着这样一条信息:“勇,你妈妈住院的一切费用我都可以帮你,其他事我也能帮你解决。上次跟你说的那事,你想好了吗?做好决定告诉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发件人:张萍。”

张萍?晓悦的脑子里波涛汹涌地翻起了前一段时间的点点滴滴。梁勇曾经跟她提过一个叫张平的经理特别照顾他。她还以为这个经理是男的,没想到张平竟是张萍!

那她这条信息是什么意思?梁勇瞒着自己干了什么?他又在做什么决定?

一宿辗转反侧,等天亮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梦中梁勇还是那个阳光的大男孩,对着她灿烂地笑。她想过去牵他的手,却一下子抓了个空。

醒了。梁勇已经起来准备送他妈去医院,而梁勇妈还在念叨着“不去不去,白花钱”。

晓悦也准备收拾收拾跟着去,却被梁勇拦下了:“晓悦,我带妈去医院吧,我照看妈你照看家里,你也正好在家好好休息几天,有啥事我给你打电话。”

晓悦满脑的疑问正想一股脑问出来,却被梁勇一句话顶了回去。她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一转眼,梁勇走了有大半个月了。刚开始几天,晓悦还打电话过去问问婆婆怎么样了,可梁勇三言两语就挂了电话。到后来,晓悦也没了打电话的念头。

她每天蜷缩在被子里,白天还好,太阳明晃晃地晒着,身上有了温度,心里也显得暖些。可一到晚上,寒冬的西北风刮得呼呼响,晓悦又冷又怕,可这冷这怕却抵不上她心里的绝望。这两周以来,田晓悦无数次地质问,自己到底是作了什么孽,竟到了这般田地?

10

天,好不容易有了亮光。

晓悦瞄了眼手机,照例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梁勇的短信。再翻出日历看了看,冬至。

晓悦想起去年的冬至,是她和婆婆还有梁勇三个人一块儿包饺子来着。往前,是她和梁勇两个人在学校食堂要了一份水饺,一人一个分着吃,热气腾腾。再往前,晓悦的冬至都是吃着妈妈做的煎饺过来的。

想起妈妈,晓悦早已哭干的眼眶又潮了。她记得妈妈曾经语重心长地劝阻她嫁给梁勇:“晓悦,你要想好了,人生路走错一步,想回头也难了。”

果然,现在想回头,难了。

晓悦又想起小时候妈妈告诉她:“冬至是最幸福的日子了,因为过了这天,白天就越来越长,太阳也越来越暖,好日子也快来了!”

可是她此时的好日子在哪呢?她想打电话问问妈妈,却又怕妈妈跟着担心。这么着,攥着手机盯着窗外的天越来越亮。

终于是拨通了妈妈的电话。“妈……”晓悦只唤了一声就说不下去了。

电话那头,妈妈顿了一下,“晓悦,有什么就跟妈说。”

“妈,没事,我挺好的。”晓悦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安慰着妈妈,也像是安慰着自己。

“晓悦,没事就好,有妈呢,别怕。过日子往前看,别回头,也回不了头。”

“嗯,妈,我知道了。”晓悦明白了妈妈的心意,不管事情怎样,她都得往前走了。又聊了一会儿,挂电话后,晓悦起身收拾了收拾,准备去兰州找梁勇。无论怎样,她都要听听他怎么说。

正出门,却瞥见一个身影。梁勇拉着母亲大包小包地进了门,边撩门帘边嚷嚷着:“晓悦,今天冬至,咱们包饺子吃!”

晓悦喉头滚动了几圈,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她知道,他做了什么决定。他,还是那个他。

窗外,冬至的太阳分外明亮。(《冬至》,作者:清行。文章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 <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本文地址:http://www.mtzyw.com/2341901/
责任编辑:新闻编辑 www.mtzyw.com

娱乐新闻

    电煤供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