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新闻 国际新闻 能源资讯煤炭价格 石油资讯 化工市场燃气资讯 钢材资讯 钢材价格新源行情 社会要闻 新疆新闻娱乐资讯 国内要闻 军事头条汽车中国 财经要闻 体育电竞全国钢材 电力新闻 黄金财经金市动态

煤炭资源网

您所在的位置:娱乐资讯

狂欢中的鲍勃·迪伦与诺贝尔文学奖

时间:2016-10-20 作者: 煤炭资源网
核心提示:【摘要】 徐 江 2016年10月13日13时,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诗人、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因为其“用美国传统歌曲创造了新的诗意表达”。对于整个当代世界而...

【摘要】 徐 江 2016年10月13日13时,瑞典文学院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在斯德哥尔摩宣布,将2016年度诺贝尔文学奖授予美国诗人、民谣歌手鲍勃·迪伦,因为其“用美国传统歌曲创造了新的诗意表达”。对于整个当代世界而言,鲍勃·迪伦的名字远大于音乐公告牌、格莱美、奥斯卡,当然也大于影响更小一些的诺贝尔文学奖。

<>><>徐 江<>><>消息一经公布,诺贝尔文学奖自><>鲍勃·迪伦获奖的轰动价值<>鲍勃·迪伦获得诺奖,在整个世界范畴,和在中国、美国两国,人们的反应是不太一样的。就世界范畴而言,自从二十世纪六十年代以来,喜欢文艺的人士,基本上把鲍勃·迪伦(部分也包括和鲍勃前后脚出道的约翰·列侬)视作“当代的游吟诗人”,兼有着“作者”与“歌者”的身份,较少被视为单纯的“艺人”。<>而鲍勃·迪伦身为“垮掉的一代”和反越战浪潮中的一员与见证者,其作品早已超越了艺术门类的分野,深远地影响了五十年来地球上的每一代青年。他不是青年导师,但他的歌词和简单的和弦、配器却是青年们对抗逆境的好伙伴,是心灵和灵感的源泉之一。<>对于整个当代世界而言,鲍勃·迪伦的名字远大于音乐公告牌、格莱美、奥斯卡,当然也大于影响更小一些的诺贝尔文学奖。说他是俗世中以音乐现身的“教皇级人物”,也并不为过。就奖项对获奖者当世影响的表彰而言,迪伦最适合的是诺贝尔和平奖,但是挪威人不舍得给他和平奖,由瑞典人补一个文学奖给老大师又有何妨,何况他的诗作和歌词,比近三十年来许多获诺奖的诗人,要更加深得现代诗的真谛。<>对于美国的公众而言,大部分公众应该是高兴的,因为他们正是在鲍勃·迪伦歌曲和文字作品的核心影响地带,一茬又一茬成长起来的。少部分喜好文学的人们可能心思会复杂些。毕竟自><>实际上,自打略显小众的犹太小说家辛格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对于一贯不太了解、似乎也一直不愿意去认真了解诺奖评奖规则的中国媒体和读书界而言,每年一度的诺贝尔文学奖,大家其实关心的无外乎是如下话题:><>鲍勃·迪伦的文学身份<>授予鲍勃·迪伦诺贝尔文学奖,是诺奖评委会对于舆论界质疑其长期忽略优秀的美国当代文学的一次“聪明”还击。<>鲍勃·迪伦的文学建树究竟有多高?我们不妨先绕开文学性最无可非议的诗歌,从最具争议性的歌词作一番鉴赏。<>有人说死神快要来到这里/可是我不要躲进地底/我也不要死得佝佝偻偻/我走向坟墓时要昂着头。/让我死在自己的脚步声里/然后埋进地底。<>谣言说有战争,而战争作为生活的意义/早已经消失在风里/有人相信来日不会太长/他们不学习生活而学习死亡。/让我死在自己的脚步声里/然后埋进地底。<>世上总有人制造恐惧/他们长年累月谈论战争的可怖/我读他们的演说,我从不反驳/可是,老天,请让人们听到我卑微的歌。/让我死在自己的脚步声里/然后埋进地底。<>如果我有宝石、财富和皇冠/我要收买世界,把一切改变/我要把枪炮和坦克抛进大海/错误的历史应该修改。/让我死在自己的脚步声里/然后埋进地底。<>……<>(《让我死在自己的脚步声里》,白婴译)<>我们知道,对于整个“二战”后的欧美文学及文艺,“反战”几乎是一个全球性的创作母题。其中尤以文学、流行歌的表现最为迅速和强烈。这其中,以文学中的“后期存在主义”“垮掉的一代”,和鲍勃·迪伦等人开启的民谣、摇滚乐的成就最为杰出。《让我死在自己的脚步声里》就带有这类创作明显的特色。我们再看下一首,也是鲍勃·迪伦名篇的《暴雨将至》(伊沙译文)里的歌词:<>哦,你去了哪里,我的碧眼小子?/哦,你去了哪里,我亲爱的少年?/我跋涉而过十二道云山,/我蹒跚而过弯曲的公路,/我走进七座悲哀的森林,/我面对一打死亡的大海,/我深入墓地口中十万英里,/登陆,登陆,登陆,/强行登陆,/暴雨将至。<>哦,你听见了什么,我的碧眼小子?/哦,你听见了什么,我亲爱的少年?/我听见雷声,它发出警告,/听见淹没世界的海浪的咆哮,/听见一百名双手飞火流星的鼓手,/听见一万声呢喃但却无人听见,/听见一个人正在饿死,我听见许多人哈哈大笑,/听见一位死于贫民窟的诗人的歌声,/听见陋巷深处小丑的哭声/登陆,登陆,登陆,/强行登陆,/暴雨将至。<>哦,你遇见了谁,我的碧眼小子?/哦,你遇见了谁,我亲爱的少年?/我遇见死去的小马驹旁的一个小孩,/我遇见遛着一条黑狗的一个白人,/我遇见一位身体燃烧的少妇,/我遇见一位少女,她送我一道彩虹,/我遇见一位为爱所伤的男人,/我遇见另一位为恨所伤的男人,/登陆,登陆,登陆,强行登陆,/暴雨将至。<>如果说《让我死在自己的脚步声里》还带有着反战文学的明显特征,作者在《暴雨将至》里所展示的视野,无疑更具备全球性,全人类的灾难与悲哀,我们的世界何以沦落至此?人类以何疗伤自处?鲍勃·迪伦在这里,显然已经比他诗歌上的导师兰波、维尔伦、狄兰·托马斯要走得更远。他甚至比他诗歌中的兄长金斯堡要更具拯救的情怀。据说金斯堡听到此歌,曾为之流下了泪水。而当年聂鲁达见到鲍勃的歌后,生发出要把它们译成西班牙文的想法。<>正是具有这样胸襟的歌词,使得鲍勃·迪伦的影响在晚近这二十年来并未衰减。《暴雨将至》写于><>荷马,萨福,鲍勃·迪伦<>说到这里,我们不妨重看诺奖常任秘书萨拉·丹尼斯面对媒体的阐释:“他是一个伟大的诗人,他是一个伟大的曲作者,承载着伟大的美国歌曲传统,四十五年来不断地改变自己的风格,改变自己的形象。”“如果我们回首历史,就会发现><>所以,我们不妨说,对于>

本文地址:http://www.mtzyw.com/2197776/
责任编辑:新闻编辑 www.mtzyw.com

娱乐新闻

电煤供应